花开花谢

2017-10-14 10:39

好吃不好吃,才是关键所在。

《礼记礼运》上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即便圣人,也喜欢食不厌精,烩不厌细。在老百姓看来,不过是千里做官,为了吃穿而已。看这一期《合肥包子地图》的策划,心里欣欣然。

现在,酱肉包只有盛臣大富豪长江西路的店才有,每天供不应求,因为制作复杂只能限量制作,去晚了还真吃不到。除了供应店面外,还做成盒装对外销售,供不应求,去年中秋节就卖了一万多个。回到家可以在冰箱保存一个月,吃的时候上锅一蒸就行。 (葛怡然)

这个酱肉包可大有来头,肉是选用黑猪五花肉,不是传统肉馅那样搅出来,而是整块猪肉连皮一起,用秘制老卤卤到稀烂,然后用锅铲直接铲出来,跟粉丝放在一起。粉丝是正常温水发好后,也要在卤汤里浸泡四个小时以上,完全入味后,和卤好的五花肉做成馅。卤汁也是自己调制的老卤,除了传统的东西,还加了秘制调味,所以咸而且鲜。

好包子的标准是:馅好,皮也好。酱肉包的发面过程采用了传统酵头发面,难怪原汁原味的很。

私底下曾开玩笑说自己厨艺第一文艺第二,但老实说,我是什么面点也不会做的,做包子做水饺做馄饨都生得很。这一次知道合肥这么多的包子铺,得闲了实在可以畅口腹之欲也。

直到偶遇盛臣的酱肉包,终于改变我不吃外面包子的恶习。酱肉包比普通包子略大,一个小蒸屉放一个,只看面皮,就知道发的很到位,蒸包子的面皮有讲究,厚薄程度,面的发酵程度都关系到包子的口感,一口咬下去,丰富的馅料一览无余酱过的五花肉肥而不腻,山芋粉丝软硬适中,吃完只用两个字形容:过瘾。

外面的肉包不吃,不知道什么肉的来源;豆沙包讲究豆沙粗细软硬拿捏,否则也不吃,菜包要看搭配什么馅和蒸熟以后菜的鲜活程度,否则也不吃导致自己都觉得太矫情了:外面的包子统统不合胃口。

所以,当我们这期策划见报之后,希望每一个有兴趣的吃客不妨去吃吃,每一个有兴趣的吃客吃了亦别忘了来写写。扩而大之,广而久之,天下人都能吃在合肥,写在合肥,口味的享受在合肥,人文的氛围也在合肥。(胡竹峰)

中国的饭菜注重色、形、味,这不是同中国画有一样的功能吗?当物质的一番滋味泛在口中,而精神的一番滋味泛在心头,这又是多么于人生有实益的事情啊。

原因是我对包子的嗜好,被我母亲的手艺已经吊的很高最好吃不过是苔干叶子油渣豆腐皮粉丝包。晒干的苔干叶子发好,土制五花肉做成油渣,豆腐皮切细丝,正宗山芋粉丝过好水切好,用她独有的调料方式各种搅拌,还没包进去的馅料,苔干的柴和猪肉的腻中和在一起,闻起来都香气扑鼻。刚出锅的包子口感自然不必说,冷掉的包子可以烤着吃,皮烤的焦黄,馅却很糯,搭配杂粮稀饭,是别处找不到的早餐。

我每到一个地方生活,小吃总能引起我的兴趣。兴趣的逗引,拿笔作录,这些年居然写了那么多饮食小品,这是我喜欢的。橙周刊做这样一期策划,使我更了解了我们合肥,了解了合肥人的秉性,对自己的创作也会有非浅之受用。

城市是文明集大成的地方,因地域不同,民族不同,物产不同,即便区区常见的包子,也会构成了它丰富奇特多姿多变的风尚口味。

吃是人人少不了的,且一天最少三顿,若只让人读书不给人吃饭,孔圣人也是会行窃的。也许,历史就是一出不散的盛宴,人物走上走下,场景变来变去,月亮还是那轮月亮,江山还是那座江山。青山依旧在,夕阳几度红,潮起潮落,秦汉魏晋远去了,花开花谢,唐宗宋祖也远去了。人在历史的长河中显得多么渺小,不管大人物还是小人物,不变的是人类世世代代的吃吃喝喝。

吃一事,朝小处说,是一门艺术,朝大里讲,是一种精神,再严肃点,是一门宗教。在中国,饮食文化的蓬勃繁荣,离不开文人的推波助澜。我觉得,一个写作者,倘或不在吃上作些文章,也是文字人生之大遗憾也。